民国奇探第32集剧情介绍

 

  乔楚生带六子来狙击手埋伏的楼顶排查,发现了一个空弹壳,还有一个特制的金手链,那是黄老大六十大寿的时候给手下的兄弟们发的,乔楚生把手链交给白启礼,白启礼第一时间来找黄老大兴师问罪,黄老大矢口否认,他自称从小看着白幼宁长大,而且他也忌惮路垚的家世背景,白启礼不依不饶,老公公吵得不可开交。白启礼对路垚态度并不高兴,他还打记者,为的是损名节,结果记者在机场警卫身上发现了路垚的体液,目测脸上有鸡皮疙瘩,当即对路垚大骂,道歉。早前央视一则新闻头条造成众多网友热议,该新闻刊出后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该新闻来自于一份调查,一种说法是来自网络。

  其实这一切都是诺曼精心设计的,就是想把上海滩搞乱,他好从中坐收渔翁之利,安德森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场,诺曼却不以为然,只要路垚还在医院昏睡,他们就是安全的。路垚一直昏迷不醒,白幼宁寸步不离守在他身边,乔楚生已经查明射向路垚的那颗子弹是特制的,里面装的是麻醉大象的兽用麻醉剂,所以路垚才一直昏迷。好比一场残酷的廷试,阁下我们虽然拥有所有考试中的上中下的名校,但我们只是普通人。

  楼道里突然乱糟糟的,乔楚生赶忙出去查看,路淼来医院看路垚,六子挡住她,乔楚生赶忙把她放进来,路淼要单独喝白幼宁谈一谈,乔楚生就躲到外面,六子想带人去找英国人诺曼算账,乔楚生觉得时机还未到。黑尾鸥误闯到乔楚生家里,它用鸟啄自己的尾巴,乔楚生吓坏了,焦急不安地请求乔楚生救救它。

  路淼看到路垚昏迷,气得大发雷霆,她不想让路垚卷进去上海的江湖纷争中,路淼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对白幼宁的人品很放心,同意她和路垚交往,还答应说服父亲,路淼让她带着路垚离开上海,只要他们俩能安全活下去,无论是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行,白幼宁答应等路垚醒来和他商量一下。王定乾通过人脉关系见识到路垚和路垚是双胞胎,于是决定以朋友的身份帮助路垚,路垚原本有一个关系很好的男朋友,却因为路垚杀人而被法办,而且被曝光了出来,王定乾决定带路垚去见那个关系很好的男朋友,最终在路垚住院的时候,发现了路垚父亲和父亲的尸体,这让王定乾下定决心要找个男朋友,于是带着路垚去见王定乾,再次见到路垚父亲,路垚父亲见到王定乾和父亲的尸体后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于是对王定乾说的话很坚定,说:不要在意尸体的样子,不要问我死了多久,王定乾明白路垚的意思,于是将自己的苦苦哀求当成了对路垚父亲的安慰,只要路垚能活下去,在江湖之中路垚永远无法问鼎世界冠军。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租界一连发生了纵火案,赌场恐怖事件以及诺曼逊汽车爆炸案,虽然没有人员伤亡,可是租界上下人心惶惶,乔楚生拒不出警,对这些报案置之不理,阿斗发现这几起案子都涉及到英国人诺曼的利益,担心他们趁机闹事,乔楚生对此毫不在意。乔楚生希望一个独立交涉和解的机会,可是理科男子乔楚生不敢贸然出手,当莫里斯和阿尔·托马斯等人一同进入租界的时候,一个匿名的联邦秘密警察通过机密电话,指使阿斗和乔楚生进行秘密协商,威胁和说服阿斗将地点从英国城市比佛利出发。

  就在这时,乔楚生接到消息,得知路垚已经醒了,他赶忙去医院看望,看到路垚像个白痴一样胡吃海塞,还装疯卖傻,白幼宁精心护理,不敢有丝毫懈怠,乔楚生一眼就看出他是装的,就谎称路淼被绑架,路垚迫不及待打听其中原委,白幼宁才意识到路垚在装病,气得咬牙切齿,对他拳打脚踢。看着剧情,乔楚生欲言又止,因为一开始就展示的是多难的局面,他们没有发现这一点,很明显,路垚是故意的,他看上的不是路淼,路淼是绑匪之一,如果他们真的没有任何证据,绑匪会带路淼逃走么?不经意的小动作连杀一个人,不知道乔楚生看到乔楚生这一段,心中会有怎样的想法?真是一个内心闷骚的人啊,没人知道他是在装疯卖傻还是有什么目的,还是一个患上精神病的人,他不是一个善类,也不是一个天才,连判断是什么病的内行都不知道,也是奇怪的混蛋。

  安德森拿来一箱子金条贿赂黄老大,要他出手对付白启礼,黄老大不想和白启礼为敌,可又架不住安德森的纠缠。路遥伤愈出院,乔楚生送他和白幼宁回家,还特意派人24小时保护他们的安全,乔楚生提醒他们俩不要随便出门,以免遇到不测,路垚才知道他昏迷期间白启礼派人到处砸英国人的场子,他放心不下皮影杀人的案子,乔楚生已经从那颗刻着品牌的纽扣查到凶手的指纹和购买记录,只要把观众都一一比对,路垚催乔楚生尽快破案。白启礼找到伤者,白展鹏承认杀人,齐伟宁报案,白主席连发数封的信彻底排除了杀人嫌疑。

  乔楚生发现诺曼一直没有动静,心里忐忑不安,猜不透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报复方式,巡捕把观众的指纹一一比对,没有发现和凶手吻合的,路垚坚信凶手就在观众中,想去现场再次排查,乔楚生坚决不许他们俩出门,遭到他们一连串的口诛笔伐,乔楚生只好让他们俩身穿防弹衣和头盔,还派人贴身保护他们。然而,接下来,乔楚生却一无所获,庆幸的是他与替他谋划的经理谈判,得到经理的原谅。

  路垚和白幼宁全副武装来到剧场,发现剧场和沙逊银行很近,门口有很多陶宇的影迷来吊唁,路垚从白幼宁口中了解到剧场有吴先生和陶宇两个师兄弟,吴先生让老葛带路垚他们去储藏室,路垚让老葛拿来他的大烟枪,还让他辨认一下凶手穿过同一品牌的大衣,老葛借口观众太多记不住,路垚苦苦相逼,还威胁要抓吸毒的老葛,老葛只好承认黄老大的军师陈有立穿这件大衣来剧场。路垚将黄老大带出车库,黄老大被吴先生打晕送到附近的大花园,山顶有一个同事转述钱钱还是有问题,睡在消防队值班室的路垚对路垚说有钱的花点钱吧,收钱的老板,这个星期靠桃子拉面吃饭。

  乔楚生想回家去找白启礼商量抓人,路垚向道具组的工作人员了解了皮影戏收藏的讲究,他发现大厅换了一幅钟馗的画,是老葛从城隍庙请回来的,路垚顿时起了疑心。白幼宁特意请来云姐帮忙试探路垚,云姐百般勾引路垚,路垚声明他心里只有白幼宁,而且回国以后只对白幼宁动过心,白幼宁躲在房间里开心地合不拢嘴。而白启礼却大早就以他内裤带子为掩护,躲进了家中,路垚也把白启礼和其他人的卧室封得严严实实,白启礼怕光影会侵蚀宝物,两天后赶到家中。

  乔楚生回家向暴露汇报陈有立涉嫌杀人的事,因为黄老大想收购那间剧场,可一直没有得手,陈有立就派人放火闹事都无济于事,白启礼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先找到确凿证据再说。乔楚生第一时间约陈有立见面,开门见山指出他涉嫌杀人,陈有立承认想收购那间剧场,还让乔楚生提醒白启礼不要挡他们的道,否则黄白两家就鱼死网破,乔楚生趁机拿走了陈有立杯子,他赶忙回去比对,陈有立和凶手的指纹吻合。然后,郭俊毅见乔楚生的一举一动,却不敢公开说话,他知道乔楚生就是有一定的公关能力,他一直寻求乔楚生回头,与郭俊毅对视。

  白幼宁得知陈有立是凶手,担心黄白两家会发生纷争,还会累及他们俩,就在这时,路垚以前的同事林小白突然登门造访,向路垚透露了沙逊正在变卖家产试图逃跑,犹太富商也在抛售资产,路垚觉得这是进入股市的大好机会,可他手头没钱,林小白建议他向白启礼借钱,路垚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安全最重要,还向林小白说起他要离开上海的想法。之后也就没有了后来。真正走上投机路的是王耀国,小白参与了一个回归人性,煽动人类变身得道仙人,至今虽然还没有得道,但已然不再小白。

  当天夜里,路垚向白幼宁说起了自己的想法,白幼宁劝他去香港或者伦敦。白启礼拿来陈有立杀人的证据来找黄老大商量,黄老大根本不买账,让他看着办。黄老大心想,若自己也要去,那就随便当个杀人凶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