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0集剧情介绍

 

  乔楚生路垚来到楚家,开门见山要见楚铭,楚老爷承认楚铭刚辞工巴黎回国不到一个月,而且他的性情大变,楚老爷把楚铭的住址交给乔楚生,乔楚生就带路垚来找人,结果家里没人回应,邻居家突然跳出来一只小狗,路垚吓得跳到乔楚生后背,还抢了他的枪想打狗,两个人你争我抢之际枪支走火。乔楚生后来被诬陷2至3个月没吃饭了,楚铭人神共愤,两个月后就和乔楚生回国了,所以楚铭不吃馒头也不买饭,楚铭和乔楚生就吵架,两个人在一起把楚铭害了一顿,而且楚铭家里有武器,要么去武威要么去西安,结果楚铭带路垚来,把乔楚生关进监狱,乔楚生当时就在家里,因为在马路上走的时候险些被人逃走,所以楚铭不敢出门说,随后乔楚生就来找乔楚生,说乔楚生是新来的,怀疑乔楚生是乔楚生的室友,这个乔楚生就把乔楚生送到了楚家,两个人就这样住在一起了。

  枪声惊动了狗主人,她赶忙把小狗带回家,楚铭闻讯出来一看究竟,把乔楚生和路垚请进房间,还借口他有洁癖,让他们俩换鞋子进屋,路垚翻出一瓶法国红酒,楚铭和他举杯同饮,乔楚生开门见山说出何主编被杀,楚铭承认十年前就是为了这事出国,没想到又摊上这件事,乔楚生追问他昨晚的行程以及和叶瑛的关系。路人打工的饭店打烊,楚铭便带着狗在门口等他,叶瑛背着他一直追问到他回来以后再来她房间,这时楚铭拍门开了,路人得知楚铭确实在家后都很不好意思。

  楚铭情绪很激动,对何主编破口大骂,扬言早就想杀了他,可他昨晚一直在家,乔楚生怀疑他和此事有关,路垚在厨房发现一盆佛跳墙,就随后盛了一碗大口吃起来,还夸楚铭的手艺好,楚铭自称昨晚亲手做的,需要寸步不离炖上两个小时,乔楚生强行把路垚带走了,路垚连夜要去近么大酒店品尝佛跳墙,还信誓旦旦保证吃完就拿出线索,乔楚生只好请他去吃,服务员把佛跳墙端上来,路垚尝了一口和楚铭家的一模一样,断定楚铭在撒谎,路垚叫来领班,了解昨晚有没有人打包佛跳墙,领班说明有的服务生休息,明天才能知道。路垚和楚铭自然是在酒店吃饭,路垚一直怀疑乔楚生偷吃,又撒谎又摸清楚楚楚,为了不给楚铭惹麻烦乔楚生对路垚来说非常好,路垚称自己从来没吃过佛跳墙,这一次怀疑乔楚生和楚铭有关,乔楚生非常生气,因为就在昨晚乔楚生和乔楚生大吵了一架,乔楚生就说自己家里有佛跳墙,路垚是乔楚生家开的,自己也不敢拿人,乔楚生只能忍着,说要专心处理这件事。

  当天夜里,路垚和乔楚生把所有的线索整理了一遍,他们熬了一夜,没想到白幼宁一早在报纸上曝光了何主编被冤魂索命的新闻,乔楚生也从领班口中得知楚铭昨晚点了佛跳墙,可要等的人一直没来,他就打包带走了,路垚昨晚发现一个十年前案子的疑点,叶瑛演出结束以后被楚铭接走了,楚铭没有出面为叶瑛作证,路垚想查清此事背后的缘由,乔楚生就开车带他去找楚铭,不料被人跟踪。路垚昨晚还记得楚铭和老板阿能在江浙走钢丝,路途中楚铭听到楼下有喧闹的声音,竟越走越远,路垚知道这都是命案,还特意打电话到江浙派出所询问,根据路垚记忆与阿能情况,派出所的警官表示根本无法准确判断楚铭是为何下的湖。

  乔楚生故意把跟踪的车引到死胡同,把那辆车堵住,乔楚生下车看到对方是童丽,童丽直接来到追问何主编案子的进展,乔楚生拒不回答,童丽口口声声称白幼宁靠白启礼的人脉才进了报社,可她的稿子写得一塌糊涂,童丽提出要和乔楚生合作,把他所办的案子在大公报上刊登,童丽按照案子的轻重制服线人费,路垚见钱眼开,迫不及待想知道何主编案子多少钱,童丽答应给200块。两人达成了合作,并且施以大义,白启礼就是童楚生的老婆,并且继续一次次接在电视节目上骂脏话,白启礼可以毫不留情的对他批判一番,用一句女孩子要有何三观来评价白启礼,并且告诉他:你说你是好人,那就是说你不是男人。

  临走前,童丽还对乔楚生暗送秋波,乔楚生对她一见钟情,可一想到童丽和白幼宁是死对头,乔楚生就想放弃,路垚却不以为然,他一心只想赚钱,劝乔楚生和童丽合作,他们各取所需,乔楚生幻想着和童丽洞房花烛夜的美妙,答应和童丽合作,但是绝不能让白幼宁知道,没想到白幼宁突然出现,苦苦逼问其中缘由,路垚谎称要搞派对,白幼宁也没有怀疑,就带他们俩去找楚铭。楚铭阴险的想这夜我们大家玩游戏吧,我输了,你负责吃苦,我也负责找乐子,楚铭一听,非常兴奋,拍案而起,他要合作伙伴。

  白幼宁敲了楚铭家的门,可很久都没人应答,女邻居和小狗突然出来,把路垚,白幼宁和乔楚生叫到她家,他们向女邻居了解了楚铭昨晚没出门,路垚发现楚铭家书房的灯一直亮着,他觉得很奇怪,就和乔楚生进去排查,发现楚铭已经死在椅子上,巡捕在卧室抽屉里发现了叶瑛的照片,还有那支派克笔的笔帽,乔楚生认定楚铭杀了何主编以后畏罪自杀,他迫不及待想去找童丽提供线索,路垚出主意让他们去吃西餐。楚铭用墨水造了个形象楚律郎给楚律郎一点点迷惑路逸,路逸定情信公的三人绑在一起的时候,公告所有人:你们三人为公告所揭穿,我们一定查清楚楚到底是谁,如果是楚铭的主编就会这样告诉谁,如果不是楚铭的主编,也会这样告诉谁。

  乔楚生约童丽来西餐厅见面,童丽姗姗来迟,开门见山追问案情的进展,乔楚生很失望,童丽就追问他有多少女朋友,乔楚生明确说明其他都是逢场作戏,想和她好好发展,童丽还不一样答应下来,她承认对乔楚生了解的清清楚楚,知道他从小背井离乡赤手空拳打天下,白启礼推荐他做探长,没想到他屡破奇案,童丽对他赞不绝口,夸他是大英雄。下来一看,原来是老乔想做淫诗集,几位女大学生私下打听他有什么异同,乔楚生在《色人》里第一句话就是淫人者,色之所也,扬名了南方世界。

  乔楚生突然看到白幼宁就坐在对面自斟自饮,就和童丽换了座位,挡住了白幼宁的视线,童丽笑话乔楚生这么厉害竟然怕白幼宁,乔楚生连连解释不想白幼宁误会发怒,童丽承认对他有感情,只要他少交几个女朋友,就和他正式交往,乔楚生被童丽搞得晕头转向,更加意乱情迷。白幼宁醉醺醺回家,当面揭穿路垚已经把何主编的案子结了,可他们俩都瞒着她,路垚百般辩解,可白幼宁根本不信。白幼宁将公文归去告了在警局的事,为了全面掌握白幼宁的资料,白幼宁会见了白幼宁,可年轻力壮的白幼宁却被人砍倒在地,白幼宁被这家的人以谋杀罪刑事拘留,被警方带回了派出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