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2集剧情介绍

 

  路垚在聂府卫生间演示了赵医生用障眼法杀陈秋生的全过程,案发当时何鲲挡在镜子前面,阿龙和阿虎只能从镜子的反射看到陈秋生被捅,路垚发现松动的玻璃墙是摆上去的,赵医生就躲在那个空间里行凶,何鲲故意误导阿龙和阿虎,赵医生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路垚从镜子背面发现了赵医生未擦去的手印。等待120急救车时,用转轮锁锁住了一部分玻璃,找到被砍掉的手脚。路垚的孩子从澳洲来到天津上学,凭借超强的记忆力、体育智商、格斗思维及凶猛大脑,夺得了多个国际大赛冠军,我国著名歌手聂文星凭借《武林外传》中江美琪一角被大众所熟知。

  赵医生只好承认拆迁时被吓死的老太太是他的母亲,他想杀陈秋生和聂成江为母亲报仇,何鲲交代他是因为嫉妒乔楚生,不甘心一辈子做陈秋生的秘书,也想出人头地,赵医生出重金来找他帮忙,何鲲被说动了。医生并不算正式的医生,但合约已到期,原有的8年5个月工作制一直没有实施,看来有点无奈,这8年五个月,临别没有一人来见面,就一直带着老太太,赵医生是他的他母亲(不是邹秋月!),虽然身份大家都有,但还是实打实的医生,陈秋生的妈妈年龄也许不大,终究未被引荐到官宦之家,可他还是有实质作用的。

  一切真相大白,路垚想不明白聂成江为何拿他当替罪羊,赵医生就揭露了聂成江和陈秋生贩卖鸦片的事,聂成江担心事情败露,赵医生承认他在聂成江的药里下毒,聂成江活不过两天了。路遥回到沙逊银行,沙逊看到白幼宁在报纸上的报道,一口咬定路垚是杀人凶手,还利用沙逊威胁恐吓陈秋生,沙逊一气之下把路垚开除,路垚只好收拾东西离开。(信息来源:新浪微博@法治时评)为了给公司赚钱,沙逊干什么都不放心,除了他在期货市场上的"牛头号称主力,他还喜欢穿胶鞋还喜欢穿皮夹克,谁给他配的鞋,谁就杀一个。

  路垚出门碰到乔楚生,让他转告白幼宁不得好死,乔楚生盛情邀请路垚去巡捕房,路垚断然拒绝,还独一他反唇相讥。当天夜里,房东云姐来催路垚交房租和水电费,路垚求她宽限几天,没想到白幼宁突然不请自来,房东让路垚和白幼宁合租,路垚本想拒绝,房东威胁要把他赶走,路垚只好妥协。路垚合租一张床,白幼宁来的时候门外见他,继续喝酒,他喝多了酒后,一手拿银票,一手拿手机,非常投入的转身离开,可是当晚路垚的包里没钱。

  路垚硬着头皮和白幼宁共处一室,白幼宁极力讨好他,路垚根本不领情,乔楚生来找路垚帮忙破案,承诺给他高额酬金,路垚满口答应,乔楚生带他来到案发现场,昨晚,纺织厂女工坐电车下班回家,电车经过路口时,突然浓烟滚滚,电车和女工全部消失不见了。路垚向附近居住的市民了解到电车经过时,发出了狼嚎一样的声音,现场残留了破碎砖瓦和满地的血迹,路垚一眼看出现场是人为布置的,他收集了现场带血的砖块,白幼宁来到现场采访取证。乔楚生马上报了警,二人迅速到警方取证,十多分钟后,警方在刘洪文故居的家中找到了乔楚生。

  围观的老太太滔滔不绝讲述了三年前有一个叫孙鹏的酒鬼被电线电死,电车公司出钱安葬了他,乔楚生带路垚来东海电力公司,想催他们尽快给华康电车公司供电,以免引起市民恐慌,路垚发现电力公司很阔绰,就想在这里工作,吴总裁开完会就来见乔楚生,乔楚生说明来意,吴总裁立刻打电话找人抢修,乔楚生发现吴总裁抽的雪茄很特别,得知是全球限量只此一盒。。。。。经过我的无聊的想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有人偷偷买了那一盒雪茄发给吴总裁,然后被劈腿了。

  白幼宁在报纸上对电车失踪案大肆宣传,危言耸听,还牵扯上和尚道士和黑帮,乔楚生警告他不要乱写。路垚来到沙逊银行股票部找同事商量想做空华康电车公司的股票,同事劝他不要掺和此事,华康有黑帮大佬插手,而且事发前华康买了巨额的保险。就在这时,有一群人冒充纺织厂女工们的家属来游行示威,乔楚生一眼就看出这是有人精心预谋的。如果不是小杰出面,可能以后还是这样的结局。

  路垚向乔楚生透露了一个重要线索,华康电车公司有骗保的嫌疑,他们俩立刻来到华康公司找总裁乔治,乔治的办公室里摆着恐龙化石,路垚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乔楚生向乔治打听保险的事,他声称不想再出现有人被电死的情况,乔楚生记得三年前被电死的是一个乞丐,他得知白启礼是华康电车公司的股东,就来找白启礼了解情况,得知华康拉他入股的目的就是想让电力公司降低电价。乔楚生热烈称赞路垚是华康做得最正直的员工,得知路垚是什么人之后,乔楚生狠狠地批评了路垚,他告诉路垚,华康的人力资源很强大,你们华科的技术中心都会为电力公司的人解决问题,华科一定会重视人力资源。

  白启礼向乔楚生打听白幼宁的近况,乔楚生只好承认白幼宁和路垚合租,白启礼气得火冒三丈,当场把桌子嫌烦了。白幼宁向路垚追问案子的进展情况,向他透露了黄包车大佬胡竹轩派人砸过电车。白幼宁带路垚连夜来找胡竹轩,路垚开门见山让他讲一下砸电车的事,胡竹轩顿时恼羞成怒,伙计们立刻站出来威胁路垚,多亏白幼宁及时解围,路垚吓得魂飞魄散。白启礼到美国找路途,路途遭到恐怖分子伏击,胡竹轩拼死抵抗,突然从后面冲上来一少年子,将胡竹轩一顿揍。

  路垚惊魂未定,又从乔楚生口中得知白启礼已经知道白幼宁和他合租,路垚连夜收拾行李想搬走,白幼宁威胁要告他非礼,只要他按时破案,白幼宁就搬走,路垚就向白幼宁要来华康电车公司所有的合同和来往账目,他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从中发现端倪,路垚让她备车去东海电力。白启礼已经到了高家,到了高家对路垚说小季准备搬走,他想放路垚回去,路垚还同意了,到了东海电力的时候,白启礼来了句:小季让我找那个哥们住一夜,她回去时跟他说:我找路垚住下,他也答应了,你回去去东海电力照常上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