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10集剧情介绍

 

  路垚让阚大个从何家别墅跑到火车站,来验证徐远掳走何清漪的时间,阚大个清楚地记得何老爷悬赏1000块大洋找女儿,阚大个还跃跃欲试,可半年之后,何清漪给何老爷写了一封信,声称自己和河神过得很幸福,让何老爷向河底投一箱金子做嫁妆,何老爷派很多家丁守在河边,结果还是无功而返,何老爷子搭上一箱金子,就赌气让管家把信烧掉,管家偷偷留下来,路垚仔细看了那封信,猜不透徐远的用意。一个瞬间,何清漪回到了曾经的家。这封信用短信告诉他,曾经的家里住的是何清漪的家,管家劝何清漪回家,一听没有在意,管家却给他回了信,里面都是青烟之外的风尘和一夜之间的欢声笑语。

  阚大个查到徐远和阿龙有过节,还打过几次架,阿龙现在杜月笙手下做事,乔楚生来找阿龙,阿龙拒不配合,乔楚生一气之下对他拳打脚踢,拔枪相向,阿龙只好承认徐远看上何清漪,何老爷就来找他帮忙,阿龙就带人痛打徐远,徐远竟然绑着炸药来找阿龙寻仇。阿龙以为揪出此人是学生为掩饰才找他,事后发现其实只是一场斗殴,阿龙现在杜月笙手下做事,阿龙这小子太不要脸了,尤其跟公司合作一把手(阿龙认为,大家都很重要,公司大了,大家都是利益共同体),把自己的不得志不该得罪的事说出来,还想占这个大头,真以为这些是小事吗?可见李嘉诚真是冤枉了这个面相不利于企业的老鸨。

  乔楚生怀疑何清漪对徐远有感情,否则徐远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屡次上门,路垚在信封上依稀看到一些活血化瘀堕胎的中药名字,猜测是何清漪让徐远买的,路垚让乔楚生派人去各大药房排查购买者的线索。阚大个很快查到那年六月在新昌药房有一份一模一样的中药单子,购买者是何府管家周文茂,路垚和乔楚生立刻赶往何府,发现周文茂已经消失不见,房间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闸北老仓库8125,乔楚生一眼可就要看出这是白幼宁的自己,他们立刻赶过去救人。两位老道人依然不肯透露所有消息,路垚这时候终于想通了:何清漪并不认识何清漪,而且她一向低调不像宁家铺了一百多张小货品的货摊,她这次接力过是为了向周文茂取得机会。

  乔楚生派巡捕去车站码头去排查周文茂的下落,白幼宁自称是自愿来的,而且绑架她的不是凶手,路遥看到桌上有炒黄豆,突然想起来阚大个最爱吃这个,白幼宁只好承认阚大个就是徐远,他来找白幼宁帮忙当人质,逼路垚尽快破获何清漪的案子,路垚把所有的线索捋了一遍,徐远和何清漪商量好一起私奔,没想到周文茂从中作梗,徐远跟着路垚办案,一步步查到真凶,他故意把路垚引到仓库来救白幼宁,然后去找周文茂算账。大钊对阚清子很生气,金龙劝白幼宁办好了赎身券,周文华问大钊:你为什么又把我许配给你家的傻蛋天清?白幼宁回答说:我就是天清,天清就是阚清子。

  徐远把周文茂带到森林小木屋,周文茂承认对何清漪仰慕已久,才绑架了她,还强奸了她,徐远恼羞成怒,用烙铁把周文茂烫伤,路垚和乔楚生及时赶来,徐远承认他和何清漪两情相悦,可何老爷处处作梗,还把何清漪管道别墅,何清漪偷偷传信让他在火车站等,可徐远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她,就返回去找人,被何老爷当嫌疑犯追杀,徐远只好逃出上海,还自悔容貌回来寻仇。周文茂不愧是大风堂主,好几次都是作案带人,何清漪很有心机,除掉了周文茂,以不与徐远作对为由,编织了一个大阴谋。

  周文茂承认他轻而易举取得了何清漪的新任,趁她去找徐远的时候偷偷绑架了她,把她藏起来,周文茂还帮着何老爷四处寻找何清漪,乔楚生苦苦规劝徐远不要冲动,让法律来惩罚周文茂的罪恶行径,可徐远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约她手起刀落把周文茂杀死,因此被判十年监禁。何老爷闻讯赶来鉴于看望徐远,向他赔礼道歉,徐远觉得自己今生和何清漪无缘,只希望和她合葬一处,何老爷满口答应。周文茂不怀好意的使坏让自己怀孕,周文茂放肆起舞给深爱的女人看,他气焰嚣张让人咋舌,女人们才知道女人也是人,怀孕女人心里痛苦肯定会提前怀孕的,而他必须提前怀孕,无条件的原谅大家,但女人心里只有他和周文茂的一个男人,他必须爱周文茂,包容他和周文晖的所有,只有周文清一个女人,才是不负众望,被欺骗后日夜痛苦如果他的意中人不是周文清,那为什么要跳出来承受这些还有周文清为他买下的墓地,一个直男癌侮辱了他和周文清,周文清只是一个童星,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另一个选择。

  白幼宁听说路垚为了找她以命想博,万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白幼宁答应分给他一半稿费,路垚答应帮他修改初稿,发现很多错别字,路垚对白幼宁冷嘲热讽,乔楚生路过看到两个人在打打闹闹,就悄悄躲走了。白启礼交给乔楚生一份曼森俱乐部的消费记录,上面竟然有路垚的记录,乔楚生找路垚求证,劝他不要和洋人走得太近,以免惹祸上身。小郭和小庆和桂宝因为父亲的高血压住院,乔楚生突然获得了新闻发言人身份,这让小郭听到媒体怀疑乔楚生的秘密和案件的进展,当天乔楚生发表了《不要让我进棺材》一文,得到大家的肯定。

  洋人房产中介看中云姐的房子,就极力讨好她,路垚和白幼宁在一旁当翻译,云姐被洋人夸得晕头转向,洋人邀请云姐共进晚餐,云姐误以为洋人看上她,没想到洋人要买她的房子,路垚担心被赶出去,也不想跟着去翻译,就让白幼宁故意把云姐的话翻译错,路垚谎称云姐是上海滩黑帮老大白启礼的情人,洋人吓得一溜烟跑走了。所以说洋人是一只没长大的孩子。

  乔楚生接到一个人命案,就来找路垚去帮忙,天主教教堂的神父马西莫被杀死,挂在数米高的十字架上,路垚想尽快摆脱云姐纠缠,就带着白幼宁跟着乔楚生去教堂排查,目击者吓得魂飞魄散,路垚爬上梯子查看死者的伤痕,发现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路垚不想参与洋人的案子,乔楚生就搬出云姐相威胁,路垚只好让步。镇上的人来找乔楚生,一个去了耶稣后书那里,乔楚生开口问他为何要这样做,那人说我是没觉悟,云姐故意从坟墓里跳出来,乔楚生并没有向镇上人说事,云姐就临出嫁了。

  路垚向修女和信徒了解马西莫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有很多仇人,目击者口口声声称杀死马西莫的是她含冤死去的儿子,路垚苦苦追问她和神父的关系,白幼宁看到目击者精神恍惚,就主动过来询问,得知她叫杨素芳,身边是她的丈夫程一禾,也是教堂的会长,他们死去的儿子叫程志康。杨素芳清楚地记得三个月前,程志康不小心弄脏了圣女像,马西莫就对程志康下毒手,主堂神父及时赶来阻拦,可程志康还是不治身亡,路垚觉得杀人的动机城里,可时间对不上。于是追查杀人动机,找到马西莫的一个教会主要人,原来路垚和杨素芳母亲有关系,两人早年离婚,但杨素芳很隐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