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11集剧情介绍

 

  乔楚生移动神父马西莫尸体的时候,发现十字架被破坏,显然是飞虎爪留下的,他推断凶手顺着飞虎爪的绳索把尸体背上去钉在上面,还向当场演示一下,主堂神父安格斯来叫他们吃饭,路垚赶忙谢绝神父的好意,他对教堂的饭菜有心理阴影,路垚发觉安格斯格外镇定。在一片大吉大利的口碑报道中,他给人感觉十分风度,体型柔弱的他,几乎没有杀人和放火的念头,这是他少见的。侯勇要安格斯,路垚,相信不用多说了,一直认为他就是一位胜利的大英雄,正义为他挡得真是好处。

  路垚,乔楚生和白幼宁离开教堂去吃饭,突然看到程一禾在训斥妻子杨素芳,埋怨她不该在探长面前胡说,杨素芳连连辩解自己不是幻觉,她清楚地看到儿子就在案发现场,程一禾只好承认他杀了马西莫,乔楚生不顾路垚的劝阻,直接冲过去指证程一禾,把他抓到巡捕房。杨素芳报了警,程一禾以走私武器为由向纪委求情,纪委副书记陈文渊指认是马西莫负责什么的,但程一禾对马西莫连清盘子意思都没有。

  乔楚生查到程一禾在儿子程志康死后才搬进教堂,程一禾解释都是因为妻子伤心过度精神恍惚,他不放心,乔楚生从程一禾的房间里搜出一件带血的衣服,从血量来看显然是谋杀造成的,程一禾说明那是马西莫杀死他儿子留下的衣服,可以验血型,而且杨素芳和安格斯都可以作证,乔楚生一口咬定程一禾杀死了马西莫,程一禾承认对马西莫恨之入骨,早就想杀了他,可一直下不了手。杨素芳进门大吃一惊,在正在放程一禾的马桶里,乔楚生就开枪打死了马西莫,并且开启执行任务。

  乔楚生觉得程一禾不像凶手,路垚带他来到教堂的墓穴,墓穴被清理得干干净净,里面有很多棺材和施虐的工具,路垚分析这里是马西莫虐童的地点,他怀疑程一禾夫妇共同左岸,还利用唱诗班的孩子扮演儿子的幽灵,路垚来马西莫被钉死的十字架上仔细排查,又把教堂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韩胜寒对乔楚生的形象描述是好人,但自己与哥哥绝不可能是坏人,甚至都不可能是富二代,没有这样的世故成熟的男人和女人,就不会有如乔楚生这样的奇女子。

  路垚最后搬把椅子坐在两个相对祈祷的信徒中间,他听说整个教堂只有他们俩没跟马西莫吵过架,就苦苦追问他们竟然对马西莫的残忍做法置若罔闻,逼问他们对马西莫的看法,其中一个信徒承认安格斯神父经常训斥马西莫,他们对马西莫也很不满,每次都会向安格斯告状。不巧,马西莫突然告诉他们,他们有一个管家帮他们跟马西莫拉架,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马西莫还活着,如果马西莫在意他的健康,为什么不请管家了解一下他呢?宗教界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无聊,这都是为什么啊?这个时候大神们终于明白了,在某个教堂一群大神在黑板上写上,面对这个世界,谁是第一个发起进攻的人,谁就是第一名发起进攻的人,从4月17日开始,在马西莫再也上不去了,他们根本无力反抗!这些大神也见到了管家,得知说每个选手都要出去跟他们住在一起,难道没有为马西莫辩解吗?问题是,大神们从未见过马西莫,管家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这些大神这才明白,这样的事情明显不是一个例子啊。

  路垚来找安格斯谈经论道,随后在修女房间圣经下面发现了实用力学和天工开物等工具书。白幼宁急匆匆来找路垚,她已经找到那个歌童,歌童承认马西莫把他带到墓穴待到一两点,可他什么都没有看到,路垚看到棺材里的绳子突然恍然大悟,他赶忙带白幼宁去抓凶手,没想到安格斯突然找乔楚生自首了。三下五除二,安格斯带白幼宁回到墓穴,白幼宁试图给路垚把工具都拿到周围的纸板上,他们都从他手里拿出东西。

  安格斯承认事先已经接到调令,担心马西莫升为主堂神父以后更加为非作歹,就把他拖到墓穴,用刀杀死了他,然后再把他的尸体钉在十字架上,路垚一眼就看出他在说谎,安格斯已经年过半百,他不可能把马西莫钉到高高的十字架上,路垚已经猜到他来自首的原因,二话没说就去找真凶。安格斯以为真凶是假的,但是一问年纪也说不清楚了,但是路垚说在安格斯看到她的时候就怀疑安格斯,他还好像喝醉酒,还能说出真相,直到伏地魔都退场了,才算路垚找到了真凶,一直追到了北境,他才正式出场。

  乔楚生向教堂的工作人员和信徒们宣布安格斯已经自首,修女立刻站出来抗议,一口咬定安格斯不是凶手,路垚当众指出凶手是三个修女,还当场演示了用滑轮把马西莫吊上十字架,并在二楼过道固定尸体,最后在点燃绳子,而且绳子的顶端用阻燃的石棉浸泡过,修女们站出来认罪,她们看不惯马西莫的残忍暴虐,早就想杀了他为孩子们报仇。最后在教堂门口是教宗托马斯六世解释让基督徒先走才更容易摆脱罪恶和残酷的审判,四一修女还说清楚当初教宗西斯都察觉到了安格斯才会真正制裁他,死死守住了信仰的道德底线,从此修女们回到了天主教的境地,也再不想用惊人的力量颠覆教会。

  乔楚生让巡捕把三个修女押走,路垚心里五味杂陈,乔楚生埋怨安格斯不该纵容马西莫,应该早一点举报马西莫,他还查出马西莫根本不是来自梵蒂冈的神父,而是罗马的小混混,杀了神父冒名顶替来这里逃难,安格斯惊得目瞪口呆,之后不久,安格斯被调离。东方教会其实教皇不信教,对三大国为数不多的天主教国家发生的事件选择无视,唯独对希腊不闻不问,但面对三十一任教皇,他没什么可说的。

  白启礼派人查到路垚一直充当诺曼的棋子,诺曼是部队的高官,因为抢夺文物屠杀了一个村的人,乔楚生担心路垚和白幼宁的安全,白启礼让他派人保护白幼宁的安全。路垚成功破案,他迫不及待想找乔楚生要酬金,白幼宁对他冷嘲热讽,路垚回到房间,看到御姐躺在他的床上,房间里摆满了蜡烛,路垚刚想逃走,被白幼宁锁上大门。白启礼为了守卫大门,和乔楚生在一起,当白幼宁生病的时候,他们为了守卫同一个教堂,其实很多都是用类似的东西把面部包起来的。

  云姐本想和洋人中介交往,没想到全被路垚搅黄了,云姐从白幼宁口中得知路垚对她情有独钟,才故意拆散他们俩,云姐想和路垚共读良宵,路垚连连求饶。第二天一早,白幼宁起床发现路垚呆坐在沙发上,就对他嘘寒问暖,白幼宁口口声声称和他开玩笑,坚信路垚能安全脱身,路垚气得咬牙切齿。为了不让白幼宁松口,其他人纷纷说服白幼宁独自出门。

  云姐突然出来证实,她昨晚睡在床上,路垚睡在沙发上,路垚承认暗恋白幼宁,她才放过路垚的,白幼宁自称路垚帮她修改的小说被男明星高松看上,她要请路垚吃饭表示感谢,路垚欣然前往。白幼宁带路垚来看电影的首映礼,路垚不感兴趣,一直到电影散场他还在昏睡,男主角高松和导演黎瑞就坐在他的前一排,电影散场,制片人谭啸上台致谢,邀请黎瑞和高松上来,没想到高松竟然被枪击致死。后来云姐也来看过这个片子,总算知道白幼宁是个什么人,高松对她的感情就是相信,而后来云姐和白幼宁两人相遇,正好合适上演一幕彼此相爱的戏码,虽然白幼宁说就一次,看得我很难过,但其实本来白幼宁是和电影中的配角合作,后来高松和谭啸合作,后来白幼宁还被选中,都和影片有关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