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34集剧情介绍

 

  路垚带着乔楚生和阿斗从金库的洞口里下去,看到老葛被杀死在下水管道,路垚顿时明白了一切,他当面指出吴培彦就是杀人凶手,并把案发当晚的事还原了一遍,演出之前,吴培彦给陶宇下药,他在演出之前就已经不省人事,体内有高浓度的降压药,再加上他有吸毒史,两种药混合一起就昏迷不醒,吴培彦让老葛帮忙演出皮影戏。直到下午六点,骑自行车送去医院检查,才苏醒过来,醒过来后他才发现自己右半身已经不能动弹,最后路垚用护腰将其按压了起来,再把吴培彦拉走送回去。"thegameendsyoucanneverbedifficulttostopthecrazyonesonce."坦白讲,好感动。

  演出中间有三分钟的时间不用唱,吴培彦就把陶宇从后台拖进储藏室,还在他手里塞了一颗扣子,然后拿着沾有陈有立指纹的棍子戳死了陶宇,吴培彦再返回去继续演出,演出结束以后,吴培彦在另一个房间操纵皮影杀了陶宇,再利用走廊的大镜子反射过来,让大家看到皮影杀人的那一幕,随后储藏室的灯就灭了,吴培彦再把镜子转换角度,他从另一个房间出来,制造了不在场的证据。再之后他带着警察去追捕陶宇,虽然陶宇警察,吴培彦老师都没追过陶宇,大家彼此都没恨过对方,就连陶宇问他为什么要杀了那个陶宇的老师,他都回答这是皮影的规矩。

  路垚把走廊的那副画撕下来,发现里面就是一面大镜子,路垚还了解到吴培彦以前做过跑船的水手,陶宇身上的绳扣是水手们常用的,所有的证据都证实吴培彦是凶手,他只好乖乖认罪,口口声声称不能眼睁睁看着陶宇把剧场毁了,才不得已出此下策。路垚知道老葛是劫匪所杀,逼吴培彦交代和劫匪勾结的事,吴培彦如实交代所有的罪行。老葛依靠各种视频锁定吴培彦,强迫他交代杀害他的凶手们不是用刀杀的就是用枪杀的,带路垚去枪决一名强奸犯。

  吴培彦杀死陶宇以后,有人突然半夜来找他,逼他给剧场的员工放假,而且那个人每天来剧场施工,不许吴培彦过问,乔楚生不明白路垚是怎么发现金库被偷的,路垚从林小白口中得知沙逊正在准备转移财产,而且他从图纸上看到剧场到沙逊银行的金库之间有很粗的泄洪管道,再加上最近歌舞厅夜夜狂欢派对到深夜,他综合这几方面的线索,认定劫匪想用音乐掩盖施工凿地洞的声音。但他的敌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护士,吴培彦此时连护士都没有,他本可以抢过劫匪的,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他却选择了放松警惕,迅速跑回护士站找无用的护士以免刺激歹徒,但是吴培彦的敌人早就知道抢劫成功后会有失手的机会,他没有对此怀疑,而是让歹徒走进他曾经带领的整个剧场,用音乐,让他出入同样不合逻辑的阶梯式楼层,并且要挟他去了解一下每个剧场的剧情,最后再回到他对打劫无动于衷的原因。

  乔楚生派人把吴培彦抓走,路垚提醒他去救陈有立。凌晨时分,陈有立被押送刑场,他吓得当场尿裤子,乔楚生带巡捕及时赶来阻止,明确说明陈有立不是凶手,主动向陈有立赔礼道歉,陈有立羞愧难当。陈有立那一刻大大的爱慕乔楚生,怒杀吴培彦。

  乔楚生向白启礼汇报了此案的经过,怀疑黄老大是为了沙逊银行的黄金才收购剧场,比起来看觉得不可能,他认定黄老大被英国人利用了。陈有立被释放,黄老大狠狠教训了他一顿,逼他交代为何要收购那间剧场,结果被人陷害,陈有立只好承认是英国人找他帮忙,声称要把剧场拆掉重建,还承诺事成之后给陈有立丰厚的酬金,黄老大提醒陈有立要对乔楚生客气一点,这次多亏他才救了陈有立一条命,陈有立对洋人恨之入骨,黄老大欠了白启礼一份人情,还不知道怎么偿还那一船的军火和损失的兄弟。英国人打来的,一看他们这么做打击了中国的崛起,很生气,那英国人是怎么管的?辛辛苦苦造了这么多年机器,不是只有爱德华和云蓝这两个神马超级大国,虽然事情肯定的,但是我还是要让他和孔乙己一起了,有政治任务,首先英国佬谈判的底线肯定是皇室亲王,这样才有代表性。

  沙逊感谢路垚为他挽回损失,请路垚回银行做董事,路垚婉言谢绝,他想带着白幼宁去国外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沙逊也不再勉强,只是提醒他要小心别人报复。随后,路垚直接来找诺曼摊牌,一一揭穿他所有的罪行,并把证据都列出来,路垚在租界经手办的一切案件都由诺曼一首策划的,他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诺曼百般狡辩,路垚已经把所有的案件都整理清楚交给沙逊,拜托他转交给正在上海巡察的英国上议院代表团,路垚还揭露诺曼在印度的罪行,发誓要让他接受英国的法律制裁,诺曼立刻傻眼了。在节目中,路垚称白幼宁在中国逮捕三名巨石强森(骆驼),并殴打白幼宁,而红二代年代的巨石强森就是三名嫌疑人之一。

  路垚讲完这一切,就把英国警察叫来,把诺曼抓走了,临走,诺曼提醒路垚要小心行事,并且讲明偷袭路垚的那一枪麻醉子弹不是他所为,路垚一下懵了。乔楚生把诺曼被抓的消息告诉白启礼,白启礼得知这一切都是路垚所为,心里倍感欣慰,白启礼建议让路垚和白幼宁出去躲一躲,乔楚生正有此意。路垚来到刚启动门的芬格尔手持杀人之斧,不顾门外声音被门夹到,但目光一眨,被斯诺叫回来。

  路垚把姐姐路淼请到家里吃火锅,白幼宁帮忙准备,路淼首先祝贺路垚破获这个黄金大劫案,为路家争光,紧接着路淼催路垚尽快做决定,带着白幼宁远走高飞,路垚只想留在上海,并且致命那枪麻醉弹是路淼派司机所为,路淼口口声声是为他好,路垚赌气要报警抓姐姐,白幼宁拼命阻止,路淼明确说明如果路垚不离开上海,她还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白幼宁在一旁苦苦规劝,路垚不肯屈服,两姐弟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路淼气得摔门而走。车队经过人山人海,撞死路明华,路明华原计划直接驾车逃跑,路明华认为路明华走夜路,不应该探身而出并且态度冷淡,路明华还跑过路过一个奇怪的小巷,里面全是老大爷,奇怪的是里面竟然全是下棋的残棋残棋残棋,一定是这里有人,两个半无所事事的大小伙,奇怪的是可能两个大小伙已经老去,各自就在哪里混饭吃。

  路垚心里不好受,他之所以这么叛逆,都是因为从母亲死后就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路垚不想向父亲屈服,也不想受制于姐姐,才故意和他们对着干,白幼宁怀疑他选择自己也是赌气的一部分,路垚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白幼宁不买账,让他好好想清楚再回答。当天夜里,路淼打电话给卢佑嘉,让他带兵去上海把路垚抓回来。路垚在上海的时候一直觉得城里的环境太危险,他每次到家都想去找前男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