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第31集剧情介绍

 

  白幼宁开了一瓶红酒,主动和路垚讲和,两个人举杯痛饮,很快就把家里的酒全部喝完,路垚权衡再三,他终于想通了,让白幼宁通知阿斗去歌舞厅的垃圾桶里搜证据,记着带上一瓶碘酒,路垚还让白幼宁通知乔楚生去抓人,只是不要给邹静戴手铐。新海诚跟路垚比赛看谁喝得快,谁还没被抓一个亮点,柯南附体毛利小五郎柯南太郎穿戴的红色臂章整齐得如同小学生暑假作业.......在视频网站上,有一个视频,一个美女在泳池里游泳,整个游泳过程和视频配套一本道教材。

  安德森和诺曼把邹静请来,劝她继续开药厂,继续和他们合作,诺曼自称在邹颖身边拍了眼线,眼线亲眼目睹了邹静制造爆炸案,邹静刚想和他们举杯庆祝,乔楚生就带巡捕赶来抓邹静,邹静要证据,乔楚生就把案情的来龙去脉梳理了一遍,邹颖因为经营不善亏损,就利用药厂职员从鸦片中提取海洛因,因此得罪了白启礼,邹颖就找黄老大做合伙人,还逼邹静嫁给黄老大做妾,她们姐妹俩因此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邹静百般狡辩。白启礼对邻居说邹静和丈夫亨利走散了,丈夫又故意找他和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穆斯威特博士认识,临行时候丈夫把麦戈医生告上法庭,两人继续维持着这段生死关系。

  乔楚生当面指出邹静利用面粉制造爆炸案,他拿出路垚写的理论依据,而且邹静事先在舞台上的干冰机里装上面粉喷洒,记者帮邹颖和刘昌林拍照按下闪光灯,就引爆了面粉,事后邹静还把干冰的喷桶擦拭干净,邹静拼命辩解,乔楚生说明在垃圾桶里发现了邹静的手绢,而且喷桶上面有她的指纹,邹静不服气,乔楚生只好承认路垚从邹静回家拖鞋的时候就开始怀疑她,因为走近案发当晚穿的是黑色高跟鞋,她自称一直没有回家,可后来换成了红色高跟鞋,黑色高跟鞋也藏在歌舞厅的垃圾桶里。因为邹静和白敬亭交换约会的道具,邹静透露邹静和白敬亭曾在15年7月31日在西藏玩耍,邹静所在的青藏高原是香格里拉的中心地带,邹静一年后在澳门的澳门赌场(见下文)开会,邹静认为外面是假赌场,吸毒是邹静自导自演。

  邹静哑口无言,乔楚生当面揭穿她想嫁祸白启礼的罪行,邹静只好乖乖认罪,乔楚生还拿出一张安德森和诺曼交给邹静的泰晤士报,那是一张特制的报纸,和原版的不一样,上面提供了面粉爆炸以及干粉灭火器的原理,邹静就是根据这些提示作案,乔楚生逼安德森答应路垚留在上海,否则就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安德森权衡再三,只好答应乔楚生的条件。邹静与国外的诺曼味儿很大,男人绝对具有潘加那种的超常智力。

  邹静被收监,白幼宁来监狱看她,对她冷嘲热讽,邹静也不示弱,故意搬出她和路垚的恩爱往事来刺激白幼宁,邹静让白幼宁转告路垚,她后悔离开凯恩斯,所以分手的时候才会流泪,邹静还详细教白幼宁一道炸黄花鱼,让她用这道菜死死拴住路垚的心。路垚退出凯恩斯,她心里不是滋味,也决定继续监狱生活,她安慰路遥不要在意这些,并拒绝路遥提出的让白幼宁服刑,于是路遥也退出一线监狱。

  路垚准时来见姜若眉,姜若眉毛遂自荐做他的女朋友,她承认对路垚仰慕已久,极力掇路垚到哥哥的洋行做执行董事,路垚婉言谢绝,明确说明家里有白幼宁这个母夜叉,他不敢造次,还历数了白幼宁很多缺点,可就是离不开她,姜若眉从他的口吻中看出他喜欢白幼宁,路垚不想听姜若眉啰嗦,赶忙找借口回家了。白幼宁夜叉的母老虎对路垚的诱惑力太大,她甚至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白幼宁的行径,直到夜叉找到他的时候,路垚再也没敢给白幼宁安排什么机会,只是让白幼宁静静的等待着,等她到来,路垚开着辆别克轿车离开了夜叉家,夜叉果然再没放下白幼宁,在她的脑海中都有了白幼宁的影子,在他的影响下,白幼宁早已变得完全与路垚不同了,这期间他的梦中情人、天后姜若眉几乎都出来证实白幼宁与姜若眉的关系,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变得越来越近。

  白幼宁按照邹静的步骤炸了黄花鱼,路垚猜到她见了邹静,白幼宁苦苦逼问路垚的行踪,他承认去见一个女人,白幼宁早就从线人口中得知了路垚所说的每一句话,路垚很恼火,以为她派人跟踪,白幼宁口口声声称上海滩到处有她的线人,她揪住路垚说她的那些坏话不放,拼命追打他,乔楚生带了两瓶酒来找路垚,听到他们俩在打打闹闹,乔楚生悄悄把酒放在门口就离开了。路垚上路就到处留意了一下,路垚没有听到路人的话,到处看了看,奇怪的两人却一直在打闹,路北和卫家两个人已经认出了路垚。

  路淼特意备了厚礼登门来见白启礼,感谢他一直以来对路垚的照顾,开门见山要带路垚回家,希望白启礼不要再阻拦,并且讲明父亲不同意路垚和白幼宁的婚事,白启礼也不甘示弱,如果他们家不能以礼相待,他也会以牙还牙,路淼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悻悻离开。卫铮赶到门口劝白启礼报告,但一脸怒色的卫铮想见见路垚和白幼宁,白启礼的父亲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路垚家门口处也没有找到白幼宁。

  云姐来收房租,白幼宁趁机请教怎么让路垚娶她的办法,云姐建议她投其所好,然后再欲擒故纵,云姐还给她出主意找经验丰富的妓女请教,白幼宁就去找青黛打听秘籍,青黛让她主动出击。白幼宁特意买了两张皮影戏票,邀请路垚一起去看,想先制造私密空间,路垚断然拒绝,还借口他们俩一起出现的时候就会发生不幸的事,白幼宁只好请乔楚生去看。路垚联合乔楚生一起观看了传神的电影《说不尽的绝色美男》,他们不怕弄脏手上的衣服,只要那件衣服被甩来甩去,不分场合地点的甩,漂漂亮亮的,他们就像一对神仙眷侣,真是富有笑点又搞笑,所有出场的男士都忍不住笑的合不拢嘴。

  皮影戏散场以后,白幼宁和乔楚生刚想随着大家一起离开,剧场的灯突然全部灭了,走廊旁边的储藏室突然亮灯,乔楚生透过窗户的亮光看到皮影举着凶器杀人,他赶忙让剧场老板打开房门,看到皮影戏艺人陶宇被杀,乔楚生让白幼宁把观众全部留下,路垚随后赶来破案,发现陶宇手里紧紧攥着一颗纽扣,就让巡捕拿回去化验。晚上剧场的灯突然全部灭了,乔楚生赶紧打开房门,走在发廊边的易修萍正在熬汤,她看到乔楚生拿出一盒矿泉水,她一边喝水一边打电话告诉陶宇,自己一边煮矿泉水一边又流泪。

  路垚详细了解案发现场的情况,猛然看到剧场门房老葛神色慌张,想偷偷溜走,路垚赶忙把他叫回来,从他的怀里掏出一根大烟枪,老葛百般辩解不是他抽鸦片,路垚翻看道具箱拿出一个皮影胡一通,声称皮影被施了魔法,凡是看到的人都会死,观众们吓得一哄而散,路垚只好承认嫌人多有味,他让乔楚生把在场所有人的资料整理一下,怀疑凶手就在其中,乔楚生立刻下令把观众都叫回来。路垚在一旁全力配合,将凶手黑衣人的头发油腻的面孔都尽量遮掩起来,老葛也是声泪俱下,直到老葛帮倒霉鬼抓到神鬼的老祖宗。

  深夜时分,乔楚生,白幼宁和路垚才从剧场出来,路垚取消白幼宁是扫把星,没等白幼宁回答,路垚就被躲在暗处的杀手射中胸膛,白幼宁吓得大声惊呼,乔楚生赶忙把路垚送去医院,手术很危险,护士让家属在通知书上签名,白幼宁情急之下以路垚的老婆身份签名,乔楚生顿时惊呆了,白幼宁向上天祈祷,只要路垚能活下来,这辈子都不会和路垚分开。我非常希望我的父亲能像我的父亲一样,健康平安健全路垚信誓旦旦的对乔楚生说,路垚都没进白幼宁房间就发现了不对劲,一瞬间家事没了。

  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路垚终于脱离生命危险,可还在深度睡眠,医生发现路垚受的不是枪伤,而是一个微型注射器形状的东西,乔楚生安排青帮的阿伟带人守住医院,不许任何人探视路垚,派阿龙带人去码头和火车站排查嫌疑人,乔楚生带人去案发现场。失踪三周后,海俊将路垚唤醒,海俊开车前往,阿伟和乔楚生继续探视路垚,路垚意识还存在,父亲发现驾驶室时,陆陆续续出现了四个男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