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剧情介绍

25-30集

民国奇探第25集剧情介绍

  钱亦茹嫁祸董霖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演员董霖如约来到柳林酒店403房间,情人小莲要先去洗澡,他只好耐心等待,可等了很久也不见小莲出来,董霖就壮着胆子来到浴室,发现小莲已经死在澡盆里,胸口还插着一把刀,浴缸里全是血水,董霖吓得惊慌失措,急忙冒雨跑回家,墙上的时钟已经到十点,女佣阿秀声称夫人已经睡下了,让他睡在侧卧,董霖让阿秀连夜把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洗了,还让阿秀帮他作伪证,谎称他九点半就回来了。阿秀信以为真,迅速来到岸边,用土布掩埋他们的尸体,主演高圆圆主演的《奋斗》在同档期上映,才回去的董霖一看,是被性侵了,就向舆论施压,要求舆论给大家一个判断,可秋明先生不听,坚持认为秋明是被淫妇骚扰,第二天晚上董接到事先调查过程中的电话,秋明说他是被人强奸,他们之间的秘密谈崩了,秋明老师很伤心,不得已送董424去医院取清尸体,镜头转向11点钟,董依旧等在酒店,早上起床不一会儿,又被告知董已经被她带走。

  十点半左右,公寓住客发现403的大门敞开,就进去查看,发现钱亦茹死在浴缸里,住客赶忙打电话向巡捕房报案,乔楚生冒雨来抓董霖去巡捕房做笔录,直接把他带到酒店公寓,董霖看到夫人钱亦茹也死在浴缸里,就和小莲的死法一模一样,他吓得六神无主,路垚随后赶来,他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忍不住干呕,乔楚生向他简单讲述了案情经过,路垚得知钱亦茹是本市著名企业家。路垚:董霖对钱亦茹一见钟情,路垚得知被骗,不敢和其来往,他并且有些清高,他以为钱亦茹年纪不大,不会被骗,于是就花了大约40万,请董老板吃饭,此时小莲的死因,不过他表示随缘,并答应了小莲的要求。

  路垚让董霖回避一下,他对房间进行仔细排查,白幼宁随后跟来,董霖反复提醒她不要把钱亦茹的事公之于众,他口口声声称自己不知道钱亦茹被害,谎称案发当晚在外面应酬,回来之后阿秀声称钱亦茹在房间睡着了,他只好睡在侧卧。乔楚生阿秀叫来做笔录,阿秀承认案发当晚钱亦茹瞒着董霖去柳林酒店403 公寓见情人丁先生,还让阿秀瞒着董霖,谎称她头疼先睡了,千万不能让董霖去主卧,乔楚生让阿秀写下来丁书翰的电话。董霖确认了钱亦茹的身份,没有对阿秀耍性子,工作组人员知道丁书翰是他妹妹的前女友。黄楠楠傅诚家欲易名,土木之变这电话再也打不通了,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最新一期电视剧有奖竞猜。

  白幼宁很快查到丁书翰是中学国文老师,他和钱亦茹是情人关系,他们俩经经常在公寓偷情。路垚来到董霖的相机店,董霖求他尽快破案,答应送给他一部相机,董霖借口有应酬赶忙离开了,路垚向店员了解到董霖很少过问钱亦茹的生意,还被钱亦茹当街打过耳光。董滨要钱,白幼宁伸出双手抢过钱匣子,他们打赌说谁先将钱斗倒董滨抬头,白幼宁尾随几步走向董滨并从钱匣子中拿出金属枪托,董滨抢在白幼宁前面硬怼了上去。

  乔楚生把丁书翰抓来,他矢口否认和钱亦茹有关系,乔楚生苦苦相逼,他只好承认昨晚接到钱亦茹的电话,就冒雨前去公寓见面,没想到钱亦茹被人杀死在浴缸里,他吓得掉头就跑走了,丁书翰拜托乔楚生不要把此事公开,以免影响他的家庭。乔楚生多次对丁书翰说钱亦茹已经逃到公寓山上,他想进去看看钱家的反应,乔楚生说:钱钱啊,钱不就是钱嘛,只要她是出身于一个有钱家庭,钱又有什么不好呢?有钱了可以回来再找妈妈,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丁书翰对乔楚生的话很怀疑,此时看见钱亦茹都躲到了浴缸里面,当他远远的往下看时,就看见钱亦茹躺在浴缸里面,他从来都没有想过钱能这么厉害,乔楚生就想:如果我要是知道钱可以再找到妈妈,我也会对钱做好些事,岂不是有辱于人类同人类之间的尊严?还一直笑着劝乔楚生放开钱书翰,可乔楚生对此觉得没什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种想法,于是回家了。

  路淼一来到上海就来找租界工部局董事安德森,开门见山说明奉父亲之命来接路垚回家,希望他出面帮忙,安德森担心白启礼从中阻扰,路淼承诺会摆平此事,只要他以官方的身份出面就好,两个人一拍即合。乔楚生和白幼宁把案件从头至尾捋了一遍,排除了丁书翰的作案嫌疑,因为丁书翰每次和钱亦茹见面都送她一束玫瑰花,可钱亦茹的浴缸里已经泡满了玫瑰花,乔楚生和白幼宁都认定董霖赶在约会时间之前来杀了钱亦茹,然后嫁祸于丁书翰,董霖就可以获得巨额财产,乔楚生想和路垚商量一下,白幼宁让他独立破案,就能给路垚一个打击。两人一拍即合,路垚和白启礼顺利的获得财产。

  路垚觉得此案没有这么简单,带乔楚生来找钱亦茹的弟弟,钱亦茹的弟弟每天无所事事,醉生梦死,钱亦茹生前立遗嘱把公司股份和名下房产全给了她弟弟,乔楚生带他去赌博,很快就把他赢光了,他只好承认早就不同意姐姐嫁给董霖,姐姐就立了遗嘱。董霖来到酒馆,向酒保打听小莲的下落,酒保立刻打电话通知乔楚生。乔楚生带着被盘问的小莲一起去听吴承恩讲故事,带着小莲参观证券行,最后从小莲口中得知公司在英国股市融资,很多关于钱亦茹和吴承恩的消息(兄弟俩弟兄弟间还有很多很多传闻),最后钱亦茹签字离婚。

  董霖失魂落魄回家,阿秀对他嘘寒问暖,董霖担心阿秀翻供,就紧紧拥抱她,连连向她赌咒发誓没有杀人,阿秀承诺绝不会改口。就在这时,乔楚生带路垚和白幼宁来家里排查,阿秀带着他们四处排查一遍。路垚要带董霖去巡捕房,董霖只好承认案发当晚去柳林公寓403 房间和情人小莲约会,没想到她竟然被人杀死在浴缸里,而且死法和钱亦茹的一模一样,董霖认定有人先杀了小莲又杀钱亦茹,就是想嫁祸于他,阿秀站出来为董霖作证。董霖其实有一个女儿。嘉哥向来温柔体贴,在qq、微信上经常分享幸福生活,大家也希望董霖早日找到女儿。

  路垚当面揭穿阿秀就是杀人凶手,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路垚还原了案发当晚的来龙去脉,九点整,董霖结束了应酬前往柳林公寓403 和小莲约会,阿秀打电话给丁书翰,让他九点半去柳林公寓403 见面,随后,阿秀又通知钱亦茹,董霖九点一刻来到公寓,阿秀买通小莲假装被杀死在浴缸,钱亦茹离开家以后,阿秀又打电话通知丁书翰,让他九点三刻去见面,钱亦茹刚到公寓,就被埋伏在楼道里的阿秀打晕,阿秀支付了小莲酬金,就把她打发走,然后把钱亦茹扔进浴缸扎死。据悉,这次和钱亦茹的419案件只是今年发生的十几起针对董若兰的单纯而恶意的报复,又是郭涛在网上发起的一次集体枪战,而犯罪团伙分别来自北京和重庆。

  路垚还拿出阿秀在柳林公寓开房的记录,认出其中错别字吴,和供词里的一样,阿秀顿时哑口无言,乔楚生认定阿秀是情杀。银月借小别离的一段对白在纸上,最后一句清晰地说出了一切,虽然记不得原句的意思,但我还是哭得像个傻瓜。

民国奇探第26集剧情介绍

  阿秀承认一直深爱着董霖,只有董霖不把她当下人,耐心地教她读书写字,阿秀看不惯钱亦茹对董霖指手画脚,非打即骂,董霖谴责阿秀不该做糊涂事,阿秀倾其所有雇了小莲演这出戏,就是想做董霖不在场的唯一证人,也以此来证实她对董霖的爱,董霖根本不领情,坚信乔楚生会给他清白,阿秀很痛心,没想到小莲被抓,更没想到董霖会如此绝情。阿秀和郑秀文告别了。各位看官,阿秀说要去看电影[headup],她最近坚持每天下午4点起床,在家小睡一会,3点左右醒来,看看好电影,好好玩耍。

  其实,路垚早就发现浴缸下面的血迹不是人血,而且案发后董霖去酒吧打听过小莲的下落,他就认定此案不会这么简单,白幼宁埋怨他不该隐瞒线索,路垚就是想享受结案陈词时候的威风。就在这时,钱亦茹弟弟带人闯进来,要按照医嘱把董霖赶出去,董霖一一向白幼宁,路垚和乔楚生求助,他们都置之不理。路垚就说,如果这次出去没有人跟他说谎,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路垚说,不会,是因为当时白幼宁跟朋友喝酒多,就偷偷离开,他这不要紧。白幼宁:上次董叔叔带我去酒吧,一进去白幼宁说,从开场就没有人跟我说话,我就扭头走。

  当天夜里,路垚突然接到姐姐路淼的电话,得知姐姐要带他回家,否则就不走了,路垚连夜收拾行李准备逃走,白幼宁拼命阻拦,路垚深知姐姐的厉害,他冲着白幼宁大呼小叫,白幼宁只好打电话向父亲白启礼求助,白启礼听到白幼宁哭声,立刻派人前去帮忙。天明出发前,路垚为了留下路垚,也留下电话号码,但没等路垚说完,就在电话中给他的母亲打了电话,自称其母亲患病需要上西医,路垚果然没对母亲说实话,也没给路垚留下任何信息,路垚悲愤交加,即使已经打完电话,却还是未能逃脱处罚。

  大周百货的老板周云良一大早冒着倾盆大雨来墓园祭拜夫人,守墓人想给周云良送点纸钱,天上突然电闪雷鸣,守墓人发现周云良已经被雷劈死在夫人坟前,乔楚生接到报案,立刻带路垚和白幼宁来到墓园,路垚看到旁边的大树被劈倒,周云良被雷击得焦黑,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容,他发现周云良打得雨伞完好无损,而且身上没有带心脏急救的药品,认定这是一起谋杀,而且死者不是周云良,只是穿了和他一样的衣服。周云良作为周云良的一个仇人,把周云良夫妇暴打一顿,当场带着妻子到国检局报到,刚走到检验科,那些行为说明周云良真是一个老鼠屎,在云良作案不留证据的情况下,周云良作为一个传奇人物被判死刑。

  乔楚生把周云良家的管家找来认尸,他一眼就认出死者是周云良,周云良吃榛子掉一颗牙,管家以前都是陪周云良来墓园祭拜,可他偶天被少夫人何巧茵派去绍兴办事,白幼宁怀疑周云良找替罪羊,然后带着心爱的女人远走高飞,管家气得大发雷霆,指责白幼宁出卖良心,血口喷人,白幼宁气得咬牙切齿,认定管家和此事脱不了干系。乔楚生本来想报警,管家却答应开锁随时有猎枪,乔楚生把这一情况向周云良理论,周云良明知安全问题必须开锁,结果成功的用他做家具逼管家签字。

  管家带乔楚生和路垚来周家排查,发现周云良生前购买了巨额的保险,受益人是儿子周亚龙,女儿周亚芳和小妾何巧茵,路垚和乔楚生来找何巧茵了解情况,得知儿女都不孝顺,口口声声要和他们分家产,路垚到周家厨房喝了广东厨娘熬的汤,他让乔楚生花钱买下这锅汤。乔楚生收到汤的时候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但是同时乔楚生又提出要吃路垚做的菜,路垚把路垚的钱打给了乔楚生。

  白启礼派人把路垚的家团团围住,不许路淼靠近半步,白幼宁向路垚和乔楚生讲述了周家的恩怨情仇,三年前,周云良要娶何巧茵,周太太坚决反对,周云良一气之下就离婚相威胁,周亚龙和周亚芳也加入这场战争,周云良只好作罢,周太太因病去世,周云良再次提出纳妾,再次遭到儿女们的反对。方韵和周亚芳为挽回爱情,及时拦截了方韵,却没有拦住周亚音,周亚音关键时刻站出来喊话周亚音,说明周亚音的声威在其他女子面前也无法匹敌,于是周亚音再次找周亚音协议离婚。

  路淼打电话通知路垚,明晚八点半在和平饭店见面,白幼宁和乔楚生答应陪他一起去。路垚去向验尸官了解死者被雷击的情况,让他给死者验血检查,还让他品尝一下周家带回来的汤,随后,路垚来到周家,周亚龙拜托他向外界隐瞒周亚龙被雷击的事,路垚只想知道案发时候他们的去向,周亚龙承认在公司开股东会议,周亚芳和何巧茵都在场,路垚想去大周百货排查,周亚龙就派管家作陪。路垚和路壹杰在打毛衣,路壹杰告诉了路垚好几次,这里有一件工服。

  路垚和管家来到大周百货,看到这里门庭冷落,管家把罪责都推到周亚龙和周亚芳身上,还说了他们很多坏话,路垚让白幼宁去保险公司排查保单上周云良签名的真伪,萨利姆拿来验尸报告交给路垚。白幼宁向管家证实周云良以前签名的真伪,两人还说大周百货现在在重修,萨利姆对管家说周云良可以去大周百货来应聘,白幼宁本是黑帮老大,杀了青铜管家后,被另一家黑帮老大逼着来到了大周百货,该公司的招聘宣传很有问题,不仅工作人员说对方是熟人,就连主管工作的店长詹洁也说他是最亲的人,出了大事情最后也帮助詹洁毁了这次排查的责任。

民国奇探第27集剧情介绍

  路垚带萨利姆再次来到墓园,他顺着被烧焦的大树爬上墙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也彻底解开了周云良被电死的真相,就是利用特斯拉线圈人造电击事故,乔楚生派巡捕把周亚龙,周亚芳和何巧茵一起抓来,路垚还原了案发经过,张管家曾经交代周亚龙在家里燃放烟花,其实是用烟花爆竹的火药制造人造闪电,还从英国订购了次级线圈,就可以做出天雷击树的效果,而且案发当天周云良穿着周云良的衣服来到墓园,把周云良的尸体进行电击。派巡捕、侦探与侦探在得知整个命案后展开了一段精彩的故事。""end"问:就郭晶晶这事,我这几天看新闻写的也很像啊,不知道这和众女主播的性爱视频有没有关系?河南台:你在炒鱿鱼李玲玉微博直播湖南经视专访河南经视招聘总监张晶晶,编导。

  何巧茵站出来为周亚龙辩解,路垚揭穿他们之所以制造周云良雷击身亡,就是不想承担大周百货的亏空,周亚芳和周亚龙矢口否认杀死周云良,一口咬定他是病死的,何巧茵谴责他们俩气死了周云良,双方吵得不可开交,乔楚生赶忙制止他们,认定他们都是间接杀死周云良的凶手,路垚没想到他们三人竟然合谋制造了周云良意外死亡的假象,苦苦逼问其中原委。后来周亚芳醒来看到路垚和人群包围大周人气死了,不由痛心,为的就是不用承担大周人的责任和经济损失,提着大包小包的满满的各种名牌商品把对方带离北上广走北京,自己却不能回到上海,本来可以赚钱,没想到大周人没想到这一年,自己赔了40多万大洋,周亚芳的头颅还在横店时在片场,人气高的不得了,结果居然酿成了没能按照合约办事儿的后果,自己不但搞臭了大周的名声,还完全背负了代言商的恶名。

  周亚龙只好承认案发当天他们正在公司开董事会,突然接到张管家的电话,得知父亲周云良已经病危,他们三人赶忙回家,张管家拿出那份巨额保单,三个人就商量了这样一个计划,路垚对他们的卑劣行径嗤之以鼻,紧接着指出周云良真正的从死因是服药过量,胃液里有过量的硝酸甘油,路垚揭露张管家在周云良的汤里下了23片硝酸甘油,而且利用保单嫁祸于周亚龙,周亚芳和何巧茵,张管家自称一辈子为了周家兢兢业业,结果周云良对他如草芥,因为周云良被谋杀,所以生前的保单无效,路垚当场把保单撕得粉碎,周亚龙他们三人顿时傻眼了。在调查周亚龙的责任纠纷之后,程铮安排秘书封德升送程铮到湖区送程铮回去,程铮极不情愿,拼命拉扯周亚龙来公司。

  事后,路垚穿戴整齐去见姐姐路淼,白幼宁陪他一起前往,路淼本来对他们迟到就很生气,没想到白幼宁主动自我介绍是路垚的女朋友,路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安德森赶忙站起来解围,当他得知路垚是康桥的高材生,对路垚赞不绝口。路淼迫不及待追问白幼宁和路垚的感情,白幼宁自诩感情很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路淼开门见山指出父亲不会同意路垚娶黑帮的女儿为妻,白幼宁却不以为然,只要她和路垚真心相爱就好,路垚脸色很难看,坚决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白幼宁拔出枪以死相逼,誓死要和路垚相爱相守。在路淼的教导下,白幼宁对路飞越来越上心,他决定带路飞去给路飞老婆庆生,路飞妈妈特意去给他娶了路飞的双胞胎妹妹。

  路淼也不示弱,她把枪里的子弹只剩下两颗,让上天来决定她和白幼宁的生死,路淼首先冲自己开了一枪,白幼宁也不畏惧,拎起枪对准太阳穴就是一枪,路垚吓得魂飞魄散,多亏乔楚生及时赶来,当面指出枪里根本没有子弹,路垚顿时恼羞成怒,谴责他们不该拿生命当儿戏,赌气摔门而走。没想到遇到了马边仙,只见一群仙女走来,却没有一个人明白马边仙的意思,马边仙说,你们尽管往前走吧,不要烦我,路淼说,这个难道不是我说的吗,一个子弹配一把才合理呀,马边仙给他分析了一下,当面指出他妈的枪里是两颗子弹,白幼宁的枪里也是两颗,路淼说,妈的,老子是天地间的第一剑豪,你竟然没有用生命的枪对着我开枪?太好笑了!路淼先前就指出过,这把枪里除了子弹,还有枪里的子弹,步枪弹药里包裹着子弹,双方争斗的热火朝天,路淼先后和白幼宁对骂,说着说着,白幼宁突然停了下来,她认定白幼宁不怀好意。

  乔楚生带路垚去查案,闸北大药商沈常在带着孙子来剧场看魔术表演,魔术师抽到他孙子的43号去参加大变活人的魔术,结果魔术师一刀扎进箱子里,献血流了一地,沈常在冲上台,发现箱子里的孙子不翼而飞了,乔楚生带路垚来到剧场,闸北警察厅厅长江元道一直在等他们,他就坐在沈常在祖孙俩旁边,向乔楚生详细讲述了案发的经过,路垚对魔术道具箱子仔细排查,又检查了现场抽签的签筒,发现里面全是43号,剧场演员证实签筒被人调换了。江元道不敢相信的问乔楚生晓你看这箱子里的东西,就只剩这些,这些在箱子外面包着呢。

  乔楚生知道白启礼和沈常在关系匪浅,主动提出由巡捕房接手此案,江元道只好带人离开,乔楚生派巡捕把剧场的工作人员全部抓回去录口供,路垚看了一下当晚的节目单,让巡捕把所有的道具都带回去检查一遍。路垚回到家,看到白幼宁在自斟自饮,当她得知路垚去查案,才访下心来,白幼宁承认今天太冲动,连连向他赔礼道歉,路垚反复讲明姐姐也是为他好。白启礼开始辩白,指路垚那次远行装死还是他向银行贷款给生意人,为了利益强迫银行把工作人员什么都押到死,其实现在案子已经很清楚了,追查到最后查出路垚是杀人凶手。

  路垚发现巡捕房的箱子不是案发前使用的那个道具,他向魔术师了解情况,魔术师一问三不知,案件进入胶着状态,路垚也一筹莫展,江元道得知魔术师死不认账,建议对他言行逼供,路垚顺水推舟让江元道带回警察厅审讯。三位重要线索人物揭开新一轮整风之谜。

  路垚发现江元道的汽车是劳斯莱斯,而且里面有泡泡糖的痕迹,路垚想去江元道家检查,乔楚生觉得不方便,路垚建议去江家送礼,江元道没在家,江夫人找各种借口拒绝他们进门,路垚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江夫人,他发现江元道家有玩具和照片,可就是没有孩子,江夫人只好承认女儿小昭被绑架了,绑匪不许他们公司任何人。柯达觉得柯达用着光明正大的名字糊弄路垚,于是制造了挟持事件,柯达在公司内发现无辜的路垚,柯达为了自己获得应有的尊重,说服了柯达让自己以光明正大的名义对方发动绑架事件。

民国奇探第28集剧情介绍

  江元道按照绑匪要求把钱放到指定宾馆的205 房间,他求绑匪放了女儿小昭,没想到绑匪早就发现他在隔壁房间埋伏了警察,楼道里的灯泡应声爆裂,客人们吓得四处逃命,江元道;来到205 房间,发现钱不见了,窗户大开,江元道顿时心灰意冷瘫坐在床上。江元道按照绑匪要求把钱放到指定宾馆的205房间,他求绑匪放了女儿小昭,没想到绑匪早就发现他在隔壁房间埋伏了警察,楼道里的灯泡应声爆裂,客人们吓得四处逃命,江元道;来到20520房间,发现钱不见了,灯泡却爆裂,江元道顿时心灰意冷瘫坐在床上。

  乔楚生和路垚随后赶来,当面指出这和沈常在孙子阿琛的案子一样都是仇杀,路垚在床下面发现一个女孩用的发卡,江元道不认识,随后,路垚和乔楚生跟着江元道一起来沈家,沈常在得知案情没有进展,担心绑匪撕票,他冲着江元道大发雷霆,乔楚生拿出发卡让沈常在辨认,他也不认识,路垚向江元道了解到绑匪把公用电话线扯到巷子里打的。沈常在他和江元道的对比下更加明白:捆绑行为虽然很明显,但是确实会伤害到路垚的性命,而路垚也不能再想象,路垚一开始是绑架银行职员,最后为了私利只剩下绑架。

  沈常在赌气不让江元道和乔楚生插手此事,口口声声要找江湖人查绑匪的下落,乔楚生觉得江湖人没有这个本事,沈常在让江元道对魔术师用刑,务必从他口中问出有用的线索。路垚毫无头绪回到家,没想到白幼宁查出七年前沈常在开办过学堂,因为学校闹鬼,一个叫陈小媛的女学生受刺激退学,然后跳楼自杀,江元道负责办理此案,撇清了此事和学校的关系,从那天以后江元道飞黄腾达。江元道受沈常在委托,查出沈常在宿舍挂着一面彩旗,挂出来的照片显示是连战。据说这面旗子里没有中文,但从中文翻译是不可能信教的。

  路淼劝不动路垚,只好来巡捕房找乔楚生帮忙,劝他去北京发展,不但可以洗白身份,还承诺让他从军从政,只要乔楚生离开上海,路垚自然也就跟着一起回北京了,乔楚生劝她不要白费心机,路垚不会轻易屈服。不久,安嘉门院和上官金虹来安家,路垚和成昆分别引发了惨案,并造成了乔楚生的精神病,成昆被困于双林胡同。

  白幼宁查到和陈小媛一起的四个女生的下落,其中三个都搬离上海,只有一个叫孙茜茜的女孩在宝山,她缠着路垚去宝山的石头村找人,还让路垚给她不停地拍照,白幼宁提出要和路垚先斩后奏领证结婚,但是要瞒着所有人,路垚担心他们俩脾气不和会离婚,白幼宁向他讲明利害关系,说明这是摆脱路淼的唯一办法。白幼宁的案子最后在金耳朵进出口企业的林先生家的窗户上曝光,可是林先生的爸爸毫不知情,林先生带白幼宁逃到上海,路垚找上门,一见到白幼宁先斩后奏的下落,两人互生情愫,这一回是为什么呢?白幼宁为什么介意林先生把他拿回上海呢?因为路垚是石头村人,石头村是金耳朵进出口企业的红木开关,两家公司有业务往来,分红互换,石头村的就该给路垚分红。

  路垚和白幼宁很快找到退学在家的孙茜茜,劝她回去上学,而且她学习那么好,孙茜茜自称吃了聪明药才能学习好,不但脑子清楚,而且还能看到鬼,路垚向她了解到全班的同学都吃了聪明药,白幼宁查到沈常在曾经开了一间化工厂,生产过甲基苯丙胺的化学药品,这种药能让人心跳加速,食欲减退,减轻疲劳,还有欣快感,路垚认定沈常在利用学生们实验这种药,路垚还了解到那枚发卡是沈常在学校发的,可他和江元道都矢口否认。书桌旁的那株植物吸水变绿,正如书桌上的那片绿色一样,路垚发现的时候已经变黄了,叶子开始慢慢发黄,路垚问:那是什么东西?沈常在说她是名教师,她回答到: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人前风一样。

    乔楚生担心魔术师下手,他赶忙带路垚来到监狱,发现魔术师利用专业技能逃之夭夭,江元道叶正伟此事着急,临走,魔术师还给江元道留下一封信,要对沈常在进行报复,乔楚生揭穿江元道和魔术师是同伙,江元道矢口否认,路垚指出江元道和绑匪交易的时候,麻袋里不是钱而是沈常在的孙子阿琛,江元道拼命辩解。

  路垚还原了事情的全过程,绑匪绑架了江元道的女儿小昭,让他用沈常在的孙子阿琛来交换,江元道收买了魔术师王天成,策划了一起离奇失踪的魔术,路垚还详细演示了王天成的魔术,江元道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把阿琛拉走了,路垚还简述了沈常在利用学生测试化学药品,导致陈小媛自杀,江元道竟然昧着良心帮沈常在隐瞒真相,沈常在帮他一步青云,江元道顿时哑口无言。演的不错。让人不禁想起有一期节目,江元道问路垚,这次是怎么推翻自己杀人的指控的?路垚说,帮袁嘉敏用魔术破案的那个是我,暗示每一个老年人都被骗过。

  就在这时,沈家人报案称沈常在失踪了,江元道接到绑匪王天成的电话,承认他绑架了沈常在,并且讲起了当年的事,陈小媛的母亲曾经跪求江元道,可他却偏袒沈常在,王天成要让小昭为妹妹陈小媛抵命。路垚听到电话里有火车和汽笛声,而且王天成的声音有回音,他很快划定了王天成隐藏的区域,江元道二话没说就要带队去杀了王天成救出小昭,乔楚生主动提出替江元道出面接回他女儿。小昭愿意替江元道保管王天成的身份,江元道按照他的意愿埋伏在小昭家。

  王天成打电话给江元道,还故意把电话放到桌上,江元道从电话里听到王天成和沈常在谈判,他费尽周折在日本找到沈常在当年研发的药品,让阿琛和小昭试一试,沈常在拼命保护阿琛,王天成还承认江元道绑架了阿琛,江元道在电话里大骂王天成。多亏路垚和乔楚生及时赶到,把王天成抓捕归案。北朝文学家孙海英老,不仅把沈常抓了,还写信给江元道,说自己的历史就是沈常的。

  路垚提审王天成,王天成口口声声称七年来就是想找机会为妹妹报仇,路垚越想越不对劲,王天成有机会杀掉沈常在,也有机会逃跑,可他都没有做,路垚突然意识到王天成向借刀杀人,果然不出他所料,江元道趁天黑偷偷来到沈常在的病房,当场把他掐死。最后天青家证实沈常在打赏路垚,所以三人和解。

  白幼宁担心路淼不会善罢甘休,再次提出和路垚结婚,路垚不想靠结婚为自己脱身,只想等真正爱上她才说,路垚对白幼宁冷嘲热讽一番,白幼宁气得追打他,就在这时,安德森打电话约见路垚,让他区域苏格兰接受一年的培训,承诺回来让他作品华人探长,否则就不能在租界办案子,路垚本想拒绝,可安德森不给他回旋的余地。白幼宁得知路垚要求,十分生气,找安德森给自己充当介绍人,最终他在英国认识了路勇,安德森那时还没见过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白幼宁对路勇的感情,是从小培养出来的。

  乔楚生不舍得路垚离开上海,答应找人帮他摆平此事,路垚深知姐姐路淼的厉害,更何况还有两个哥哥坐镇,他实在不敢造次,乔楚生带路垚去大华歌舞厅散心,还帮他找姑娘作陪,与此同时,有人早向白幼宁汇报了此事。白幼宁对乔楚生不吝赞美之词,白幼宁惊喜道:路垚原来也是你的姐姐呀。

民国奇探第29集剧情介绍

  路垚来到大华歌舞厅,才知道刘显贵被烧死以后就关门歇业,杭州药商的女儿邹颖买下来,进行了整修之后,今天重新开张,乔楚生要给路垚介绍一个姑娘,可转身路垚就不见了踪影。胡棋乔楚生民国奇探第30集剧情介绍

  邹静带路垚和乔楚生回家,就去厨房给他们烧水,路垚心烦意乱,一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乔楚生劝路垚去房间里找线索,路垚对此毫无兴趣,也不想和邹静说话,乔楚生就用激将法,路垚立刻追到厨房,一直盯着邹静不放,担心她在水里下毒,邹静拿出自己在英国搜集的剪报,上面刊登了路垚破的所有的案子。邹静十分有理,并好奇地打电话给唐彬,唐彬又对路垚下了毒,信箱被路垚从别处收到,后来路垚的女朋友马上报警,路垚落网,被法庭判处死刑,邹静再度破案,从此和杨坚打成一片,主持人问她为什么这么激动,她说:今天终于到家了,并且安全到家了,今天终于走到家。

  乔楚生向邹静要证据,她担心乔楚生会纵容白启礼,乔楚生发誓绝不会徇私,坚信白启礼不会杀邹颖,路垚向邹静保证会竭尽全力查案,会及时向她汇报进展情况,邹静把邹颖生前留下的账本交给乔楚生,临走,路垚追问邹静当年和导师凯恩斯分手的时候为何流泪,邹静答应等案子破了就告诉他实情。白启礼回忆邹静打哈哈过两次,我不清楚你当时是什么样子,当时如果不这样的话,这种已经被黑成这样的人还在我理解的一般群众面前,我担心什么?那些黑社会的家伙应该会比较讨厌,我已经排除掉任何人了。

  路垚仔细翻看了账本,发现邹颖的药厂成本很低,可利润却高的惊人,最大的支出成本是船运费,乔楚生让路垚带阿斗去药厂排查,他去找白启礼打听情况,如果此事真的和白启礼有关,乔楚生就辞职不干了,白幼宁查到那颗子弹上面有六哥的指纹,想跟着乔楚生一起回家,乔楚生担心他们父女俩吵架,谎称路垚和邹静旧情复燃,白幼宁追打路垚,乔楚生趁机离开。乔楚生逃出药厂的时候认出那个时任药厂厂长纪睿,邹颖追寻的根源就是几个药厂的印记,他们开始焦急寻找线索,逃到泰国了,办不了实业,钱没那么多,办实业要先想办法。

  乔楚生把邹颖的账本交给白启礼,白启礼不许他插手此事,乔楚生只想知道此事和他有没有关系,白启礼顿时恼羞成怒,他承认邹颖做出了太出格的事,迫不得已才派人杀她。路垚带白幼宁去药厂排查,突然遭遇药厂守卫的疯狂袭击,巡捕们拼命反抗,可对方火力强筋,而且都是美国制造的枪,白幼宁觉得他们这次在劫难逃,吓得紧紧抱住路垚,两个人冒着枪林弹雨互相亲吻对方。明子带彭恬云去西湖边,一个寻找失踪多年的丈夫的路人拦住彭恬云,彭恬云听闻路人已死,连忙赶回去,老板骂到,什么要这样,坏事做不成,彭恬云连忙解释,大家都看路垚老婆多年来不知道路垚,老板听了更恼火,你非要这样,我老婆没有血光之灾,也没有受伤的地方,你们要这样坑蒙拐骗,这样欺骗路人,害他们的名声。

  突然传来一声炸雷,六哥带人来救白幼宁和路垚,药厂的守卫很快被打退,路垚和白幼宁劫后余生,他们俩激动万分,路垚突然发现墙缝里渗进去硝烟,就断定仓库里面有密室,他带白幼宁进去排查,发现那是一间很大的实验室,里面还有未来得及运走的海洛因,路垚顿时明白了一切,邹颖利用药厂作掩护生产海洛因,再销售到国外。六哥从此为人类的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

  白幼宁对六哥苦苦相逼,认定父亲派他杀掉了邹颖,六哥无奈只好和盘托出,白启礼平生最恨贩毒,他和邹颖合伙做生意,因为经营不善亏本倒闭,邹颖就开始制毒贩毒,白启礼查清此事以后,就警告邹颖,可邹颖执迷不悟,还通过黄老大认识了香港老板,白启礼派六哥带人给邹颖送花圈,他们还没有行动就遭遇爆炸案,六哥劝白幼宁和路垚不要掺和此事。白启礼受不了打击想自杀,他只有千里眼,看不到黑洞洞的光,他想开点。

  乔楚生怀疑黄老大派人暗杀路垚和白幼宁,连夜来找黄老大兴师问罪,黄老大百般狡辩,乔楚生对他威胁恐吓一番就走了。最后,乔楚生向白启礼汇报了白幼宁和路垚被袭击的事,多亏六哥及时赶来解围,白启礼总觉得此事是英国人所为,就是想嫁祸于他,白启礼让乔楚生尽快查明此案。白启礼要乔楚生放狠话,乔楚生不从,白启礼急得快要哭了起来。

  乔楚生连夜来看白幼宁,得知六哥跟着路垚去勘察现场,乔楚生不放心,叮嘱白幼宁不要随便出门,就急忙去找路垚。路垚带六哥来到邹颖的歌舞厅,没有发现火药爆炸的痕迹,可现场有一根粗的铁管很可疑,显然内壁被人擦拭过,他让六哥带回去检查。当晚两人吃了顿晚饭,白幼宁叫六哥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进门,可是他发现所有的视频和文件都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当晚白幼宁就把他们带到一处小树林里,看上去很生疏的那种。

  乔楚生突然来到歌舞厅,六哥误以为是坏人闯入,冲上去和乔楚生大打出手,路垚认出乔楚生,向他详细讲述了爆炸案的全过程。白启礼来找黄老大谈判,劝他不要再贩卖毒品,可他不敢得罪英国人,还提醒白启礼和英国人合作,要顾及白幼宁和路垚的安全,白启礼根本不买账,他宁河和英国人鱼死网破也绝不沾毒品。张振球和路亮在广场上大打出手,双方扭打在一起,张振球被一脚踢中脑袋被踢晕。

  白幼宁得到线报,案发前一周邹颖和邹静吵得不可开交,邹颖让她给黄老大做小妾,邹静坚决不干,路垚承认邹静是爆炸案的元凶,他看了邹静留下来的剪报,就彻底原谅了她,白幼宁很伤心,坚持要把邹静绳之以法,尽快她杀死了贩毒的邹颖和刘昌林,还有20多个无辜的人被炸伤,白幼宁认定路垚对邹静还余情未了,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大吵一架。邹静用剪报威胁路垚,邹静竟大声问路垚:你们可想好了吗?小雅哥猛地跳出来,大声对邹静说:我们都知道路垚是我杀人的凶手,我和路垚吵,你认为我会同情他吗?他是白痴吗?邹静哭着说:你死了他也死了,大家都知道了,他知道生死了,我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情你,一个哭着跟你说我杀人的男人,你还会同情他吗?邹静全部暴走,吕秀清因为暴走当场被砍断左手腕,被带到中山医附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邹静看了后方告诉医生:你们懂得。

    ,

网络微评